2017.08.31

2017.08.31

突然想到了一个偷懒的好方法,可以剪切好一张图片,然后一直用。

只不过网站看起来就不那么美丽了,但暂时也只想这样。

忍不住为我的机智(迟钝)点个赞,偶耶。


继傍晚的阵雨过后,外面又下了一会儿小雨。最近外面的温度刚刚好,不会冷,也不会感觉到热。

坐在书桌前,偶尔会从窗外吹进来阵阵凉风,凉凉的,很舒适。


最近沉迷彩铅手绘不能自拔,对于色彩多了点新的认知,不再像过去那样抵触。

以前沉迷黑白不能自拔,喜欢素描要比喜欢水彩要多一些。对色彩一窍不通,画水彩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怎么入手。

好多年没动手去画些什么,只是会关注很多相关的东西。前一阵儿在网易云上淘书的时候,看到一些关于彩铅手绘的书籍,随意看了下,觉得很美。

心血来潮去网上网购了一套彩铅,想要跟着动手尝试下,就有了这些天的日夜沉迷。

基本是看着教程一点点学着上色,自己去理解的很少。画完一副才会去反省,不足的地方在那里,思考如何用色。

有些东西需要去亲身经历,才能真的理解并感同身受。画画给我的感觉亦是这样,必须先动手去画,去模仿,动手的过程也是理解的过程。

希望这点儿对于美的东西的痴迷,可以延续的久一点。


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话,深受触动,忍不住分享在朋友圈。太喜欢,又忍不住记录在这里。

1990年,旅行者1号于距地球64亿公里处最后一次回望母星,拍摄下这张照片。

我们成功地拍摄了这张照片,当你看它,会看到一个小点。那就是这里,那就是家园,那就是我们,你所爱的每个人,认识的每个人,听说过的每个人,历史上的每个人,都在它上面活过了一生。我们物种历史上的所有欢乐和痛苦,千万种言之凿凿地宗教、意识形态和经济思想,所有狩猎者和采集者,所有英雄和懦夫,所有文明的创造者和毁灭者,所有的皇帝和农夫,所有热恋中的年轻人,所有的父母、满怀希望的孩子、发明者和探索者,所有道德导师,所有腐败的政客,所有‘超级明星’,所有‘最高领袖’,所有圣徒和罪人------都发生在这颗悬浮在太阳光中的尘埃上。’

------卡尔.萨根  1994


最近总有人问我,一个人呆着不会无聊吗。

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很奇怪,自己从来没有意识到一个人会无聊。

认真的思考后,想要认真的回答,真的不无聊,我会时刻的关注自己的全部状态,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,也会适时调节。

一个人感觉很自在,听音乐,看书,整理家务,学一些喜欢的东西。

最近再加上画画,尤其是菜鸟,一幅画从构图到上色要耗上差不多五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时间好像不太够用。

一抬头看看时间竟然过了十二点,睡得略晚,感觉会老得更快了,泪。

所有的解释在脑子里拐了个弯,说出口最后只有简单的一句,挺好啊。

终究还是不习惯解释,既然别人已经先认定了你的与众不同,你解释再多对方可能已经准备了更多反驳你的理由,总是解释不完的。

不喜欢说太多也是因为这样,每个人看待事物的眼光和心态是不一样的。与其浪费时间在彼此永远无法苟同的分歧点上,不如去做些其他更有意义的。

日子终究是要自己走的,即使努力的说服对方,又能怎么样呢。


昨天给老妈打电话,随意的聊了很久,最后老妈还是忍不住提了一下,我的人生大事啊,要操点心。

回了一句,哪有什么人生大事,该来的他总会来。

也许某一天,天时地利人和,一切都刚刚好,水到渠成。

或许我也幻想过,和某个人低调的领证,低调的在一起过自己的日子,分享剩余的人生,一切都只关乎彼此和彼此的家人,与他人无关,无需到处宣扬。

可低头看看现实,目前好像还是一个人更好一点。

可能很多不熟悉我的人都会认为我活的不现实,可我真的是最现实的一个。

也许我憧憬爱情,我也是最不懂什么是爱的那一个,只会有想要对一个人好,会无限包容,可是也不会真的失去自我。

不知道这算不算爱,对于感情,有时候自己都诧异我是怎么去安慰劝导那么多人的。


我的眼里就只有一个小世界,自己的家人,自己关心并关心自己的人,及自己的生活,还有来自陌生人的善意。

说这么多话,还要归到上面那段话,看完感触很深。茅塞顿开,醍醐灌顶,好像有点太夸张。

好像每次获取到新的内容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感觉,尴尬。


总之,渺小如尘埃,自己,还有这所谓长长的人生。

此刻忍不住对着电脑傻乐。有什么过不去的呢。


画画,继续完成未完成的。

当下想做的,仅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