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啊,我要怎么回应

可是啊,我要怎么回应 她那么喜欢我,那么爱我,那么疼我。
可是啊,我要怎么回应。

记忆就是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只能往前走。
终究我们还是没能走赢时间腐蚀的速度,眼看着那些本就久远的记忆,慢慢的消亡,却不能做什么,好像也做不了什么。
我想能不能砌一堵墙,挡住时间,挡住风沙,挡住侵蚀。把我们的过往锁在一座层层壁垒包围的城里。
这样,即出不去,也进不来。一直定格在过去的记忆里。

我是被时光漫不经心圈养着的人,我会沦为祭品,我会终生受困。
在一种叫做渴望的饲料面前低头承认。

或许在很多年前我便早已受够了天真,跨越过了风尘,又回归到了风尘。


我已用缄默代替了嘴唇,也已把冷漠还给了眼神,开始心有旁骛地活着,不敢过于虔诚。
只会尽做一些不痛不痒的纠正,依旧是这么一个毫无新意的灵魂,以许多乏味的爱憎和少量琐碎的安稳拼凑而成。
命运柔软而凶狠,见我在孤独里坐镇,赠我星辰大海千百份,却偏偏从未肯,施舍一位带我走的人。


谁都不希望,生生的两端,让我们彼此站成了岸。无论是为了那个虔诚的等待,还是为依旧蹁跹的理想,只想说一句,我自是年少,韶华倾负。 我想能不能修筑一座桥,单向行走的桥,你在桥的那头,我在桥的这头,如果能再一次相遇,我愿我们要么在你的那端,要么在我的这头。

我知道,她不需要我多有钱,不需要我具备深厚的学识,不一定走过很多的路,她或者仅仅是需要我这个人,其貌不扬,素素平生的这个人。

我没有行过很多地方的桥,没有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甚至没有看过很多的风景,却也觉得很庆幸遇见她。